蛇精病,拖延症,语死早。

求婚Paro EP.02 同个寝室就能结婚了吗?(上)

EP.01 走这

又有新鲜的三人吸了,开熏,更半篇诈一下尸

再强调一哈是双箭头,相亲对象是不存在的❤

 

 

 

   黄少天睁开眼看到的是家里熟悉的陈设,一切大约都还是他之前看到的样子。天色已经大亮,透过窗帘刺进来的光有些扎眼。有那么一会儿他有点分不清现在是何时何地。
   他下意识抬手看看,此前戴着手表的腕现在空无一物,面前的游戏还停在之前的界面,那个神神叨叨的荣耀神使也不见了踪影,只有旁边的时钟在提醒着他时间的流逝。“果然……是梦啊。”他动作缓慢地抬手搭在前额揉了揉,笑得有几分苦涩。
   也是,重回过去改变现实这种事情,也只能存在于虚拟世界中了吧。就目前来说——他的肚子不甘寂寞地又响了一声彰显自己的存在感,更迫在眉睫的事情是下楼解决一下自己的生理需求。

  

   许是心里有事,黄少天走路都走得心不在焉,出电梯时一时不慎就撞上了抱着箱子走进来的新住户。被放在最上边的相框受到冲击晃了晃掉了下来,亚克力摔在地上的清脆声响拉回了他的思绪。他一迭声地说着“对不起”蹲身下去捡,指尖触及相框的时候却不由愣住——那是一张合照。两个少年人冲着镜头勾肩搭背笑得灿烂,背景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蓝雨俱乐部大楼,入了镜的魏琛和方世镜站得有些远,像是在讨论什么。
   这是训练营时期的他和喻文州的合照,他对此一点印象都没有,可他的心却突然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
   像是应和着那节拍一样,某个声音带着他所熟悉和怀念的气息,如约在他头顶响起。“少天?”
   起身的动作过急使得他一下有点眼前发黑,喻文州空出了一只手搀稳了他,问道,“没吃早饭?”显然是对于他一到假期就自动运作的混乱作息了如指掌。
   黄少天应了声,露出了这几天来最情真意切的一个笑。“现在准备去吃。队长你也搬到这里了吗?”他没有错过对方与自己一样的惊喜神色——见到他喻文州的眼神倏忽一亮,却又不明所以地暗下来归于平淡。短暂的不解略过他的心头,很快被重逢的喜悦所盖过。
   “我们都已经退役了,不是队长啦。”喻文州笑着摇摇头。
   “话不是这么说,一日为队长终身为队长啊!”他有些迫切,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们分开的时间不过区区三年,可也足以划开他们曾经密不可分的距离。“你怎么搬到这来啦?是回G市定下来了吗?”
    喻文州把箱子往上掂了掂抱得更稳些,侧身将他让到电梯门口边上。“嗯,联盟在这边开了分部让我当一下负责人,暂时在这边租了房子。以后还要请黄少多多指教带我飞啦。”后半句带了那么些显而易见的笑音,明显是在打趣他。
   “什么话!”黄少天自然也听出来了他是在开玩笑,笑着勾住了他的脖子,“天哥我当然会罩你啊!”旧称与相似的场景勾连出一段往事,使他下意识把即将出口的那句“就跟之前一样”咽了回去。他们有过为时不长的一段同寝生活,起因大概是配合上磨合得不顺利,一言不合就口不择言恶语相向。当时两个人都尚还处在年少轻狂之际,谁都不愿意先退一步,一时闹得不可开交。方世镜看不过眼,直接把他们两个拆了宿舍重组。现在提起来可能会觉得只是不忍直视的黑历史一笑翻过,可到底不是件太愉快的事情。
   喻文州对他突如其来略显低迷的情绪不明就里,正打算说什么,就听见大厅的整点报时响了一声。他们侧头去看,显示屏上一个大写的“12:00”。
“我先拿东西上去,”喻文州抬了抬手里的箱子示意一下,“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去找地方吃饭吧。”
   黄少天点点头松开手,顺带帮他摁了电梯,“今晚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吃个饭?算是为你接风。不过队长你回来还不提前说一声,到时要请我吃一顿赔罪的啊钱包提前准备好别想逃掉。”
   好好好行行行,喻文州边往电梯里走边噙着笑应他,语气亲昵又纵容,依稀仿佛还是他们当年刚从哪里比赛回来,讨论一句晚上吃什么好,中间那些空缺的年岁都被他们一起尽数轻巧跨过,谁都没有改变,谁都还在这里。
是了,那不是一场梦境。他们的故事已经被重写,开始于更早的时候,喻文州回到了他触手可及的地方,还是他当初的模样,这一切都足以让他安于现状。只要这么守在这里,就足够了。

 

   这种想法大概只维持到黄少天看到那个百无聊赖等在小区门口皱着眉戳手机的身影之前。
   那正是前日跟喻文州一块吃饭的妹子,不知是缘何没跟着上去而是只等在这里,这并不像喻文州惯常的周到,但无论如何她出现在这儿这件事情,都足以说明他们对彼此的感觉和印象都很不错,打算继续发展了。
   而他和喻文州到底不能再像之前那般亲密无间。

 

   这一顿午餐吃得味同嚼蜡,黄少天伸出筷子去夹那屉一只未动的虾饺,不料被中途截胡。
   “知心哥哥送温暖时间到!”半透明青年把拦截的虾饺往嘴里送,抬抬手含糊不清地“哟”了一声。
   “你你你!”虽然已经有过一次经验可黄少天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吓到,整个人从椅子上蹦了起,“卧槽?!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语气中的惊吓与喜悦参半。环顾一周,所有人仿佛被定住了,依旧是那个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荣耀神使把那只虾饺咽下去,才施施然开口:“我没说这个是一次性服务啊。”空出来的那只手不知是有意无意——蹭了蹭左胸前的一个小牌子。黄少天没细看,大致瞥到是一排亮起来的粉心,随着他蹭过去的动作暗下了一颗。

 “你的意思是,”黄少天试探着开口,“我还能再回到过去?”
   荣耀神使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严肃地回问他,“你的想法到现在产生变化了吗?”
   黄少天被问得一怔,回想起他们初见时的对话。自己当时的那种强烈的愿望,以及想要对对方传递的心情,始终在他心头鼓动。于是连带着他的神情也变得极其认真起来。“没有。”他说,“想要把我的想法传达给他,这种想法从来没有变过。”
   “好。”荣耀神使把手表递过来,“还是半天时间,回到的时间点随机,但是会是也许能对你们之间关系变动产生重大影响的时间点。其他就不用我多说了吧?”说完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一脸“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的表情。

   黄少天系上手表刚想应一声好,就觉得被谁推了一把,陷进一片刺眼的白光中,手都没来得及抬上来挡一挡,一腔不满唯有冲着那头的罪魁祸首喊出来:“所以说下次能不能先提前打声招呼啊啊啊啊啊!”

 

 

 

TBC

 

“不能。”by某知心哥哥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