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精病,拖延症,语死早。

求婚大作战EP.01 不叫他吊车尾的就能结婚了吗?

突如其来的脑洞(假装一下520贺文),同名日剧paro,为我cp打call!为我圈太太们打call!

大概......9发完结......

除黄喻以外所有西皮都是tan90°,有薛定谔的一个酱油妹子,纯属推动剧情。

团战什么都是瞎写写……

都可以接受请往下~





       黄少天,作为荣耀历史上达成过联盟为之改规则的成就,坐拥三次联盟总冠军和第一届世邀赛冠军,其战斗风格和话唠程度至今无法被复制的初代剑圣,觉得自己此时正面对自己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危机。括弧,大概没有之一。

       他瞪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半透明青年懵比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靠靠靠你是人是鬼?不是……什么?你说你是谁到这干嘛来着?”

       青年努力压抑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用平板到机械的音调棒读了第二遍:“我是荣耀之神的使者,因为受到了你内心想要重来一次的强烈感召,所以出现在这里准备实现你的愿望。”

       黄少天一脸惊恐地想这人是不是哪来的中二鬼魂,结果被对方凌厉地盯回去。他看了眼青年后面卡住没动的荣耀界面,又瞥一眼墙上静止了的时钟,顿了两秒,“好吧我姑且相信你了,不过愿望?再来一次?你在说啥呢?”

       见他一副装傻想蒙混过去不乐意松口的样子,自称荣耀神使的青年也懒得应付,“装,再给我装。你刚刚在想什么你自己不知道?你还要不要改变未来了。”

       黄少天顿时沉默。

       他刚刚在想什么他自己当然知道,那个愿望的具体指向也是极其清楚的,他只是某种意义上的不想面对。

 

       说来不是多大不了的事,无非是前天傍晚路过咖啡厅,侧头看到里面某个卡座坐着他曾经的队长。对面姑娘温婉地弯弯嘴角,把纸巾递到他队长跟前,被回以一笑。喻文州长得好看,粉丝整天喊着苏苏苏,笑起来自带秒杀buff。姑娘长相不差,看上去跟他般配得像一对璧人。

       他猜这不过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相亲,却觉得莫名有些扎眼,无意识捏紧了手中的柠檬茶,溢出的液体冰得他一抖。

       于是当天夜里他做了一晚光怪陆离的梦,他只记得支离破碎的几个片段——比如说喻文州牵着那个妹子的手走进了婚礼的殿堂,他作为伴郎撑着笑看了全场,然后在散场的时候默默在吸烟室抽完了半包烟;再比如说成了家后的喻文州开始和他疏远有了距离;最后定格的场景是他揽过喻文州交换了一个早安吻道一声路上小心。

       他几乎是挣扎着狼狈醒来,而后盯着天花板放空了好久。

 

       他们在一起好多年,从中二期单方面的针锋相对到后来一起带着蓝雨走向巅峰。退役后黄少天背起个背包说要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满世界跑,在外面漂了近一年多回国,才后知后觉喻文州已经退役远赴B市进了联盟。

       他们没有刻意保持联系但也并未疏远,隔三岔五上游戏抢个boss配合得天衣无缝,微博上偶尔互圈半真半假卖个腐引得一片“嗷嗷嗷”和“烧烧烧”。从以前开始就很多人歪歪他们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关系,对剑与诅咒津津乐道,他们不是最佳搭档,最佳CP却是年年压在榜首。代言商常有意无意把他们捆绑销售,同期的对手队友也都将打趣他们作为聚会定番,他们无可无不可地配合,但想当然谁都没设想过这样的可能性。

       说不准是不是太习惯了。黄少天看到那一幕的第一反应是喻文州什么时候回了G市也没约他出来吃个饭什么的,再一想喻文州也没什么非约他吃饭不可的理由,只是当下那种莫名的酸涩感怎么压都压不下去。原来喻文州也是有可能哪天跟个什么人组建家庭的,然后愿意不愿意都好,他们迟早要分离。

       梦境戳破了他心里瞒得最深连自己都不知道的那层纸,他惊觉自己比想象中更快接受了对喻文州不仅仅是纯洁的基友情这一事实。只是大约为时已晚。他想,如果能重来一次就好了。能在那些尚未明了心意的时候再好好看看他就好了,能够把心意传达出去……就好了。

 

       荣耀神使打了个响指示意黄少天回神,正面对上他坚定了不止一点的眼神:“想好了?”

       “想好了。”黄少天秒答,想了想表情又突然惊恐。“等等你这该不会是什么黑心的魔鬼交易吧,成功了之后就要收取我的灵魂或者我最重要的东西什么的?有没有安全保障的我说?”

       “我是神使!你中二动漫看多了吧!”荣耀神使简直要吐血,一副不要把我和那些恶魔相提并论的神情。然后没等他回话就给他扎了个手表,“给你半天时间,到时不管你完事了没都会把你传送回来的你可记住了啊。”

       白光从那只手表的中心亮起扩大,霎时充满了黄少天的整个视界,闭眼抬起手的同时黄少天还不忘冲那边喊一句,“卧槽要被亮瞎了你靠不靠谱啊到底?”

 

      再睁眼的时候黄少天看到的是蓝雨训练营熟悉的天花板——这是自己当学员时的宿舍,时间大概还早,其他的学员还在睡眠中。右手手腕上的表“滴答滴答”地响,他抬起手来看看,指针已经在逆向转动兢兢业业地倒计时了。

       等等怎么回到的是这个时间?他是要回来表达心意没错可是这个时间点他跟喻文州还是水火不容喊外号(单方面)的状态吧?这样突然跟对方说喜欢你什么的怎么想都是会被当作什么新型的恶作剧手段而不是愉快的接受啊!

       方才成功回到过去的喜悦和茫然都慢慢淡去,黄少天的心沉下来,而且,姑且不论以后的喻文州接受他的可能性有多高,对于现在这个喻文州来说,他们大概是连朋友都还不算的。

       他默默地躺了一会儿,决定先下床吃个早饭到训练室进行日常训练。

 

       旋开训练室的门把手,黄少天正面对上了意料之中不知道来了多久的喻文州。对方看见他一愣,点头招呼了声:“黄少。”

       是那种在对待不熟悉的人时候的态度,礼仪周正,还有点生硬。

       成为蓝雨队长后的喻文州开始越来越沉稳,不显山不露水,表现出来的都是温温和和的一面,像这样把略微反感的情绪外露倒是少见。黄少天多少年没受过他这种态度,心口一紧,但同时又有那么一点点自得——他跟喻文州在一起那么多年,久到足以分辨他情绪中一丝一毫的波动。喻文州了解他,他也同样了解喻文州。

       喻文州打过招呼,也没等他回答,就从他左侧的空隙出了门。黄少天张口想叫他:“队……”一想不对,要符合他现在这个身份的人设,立马改口,“吊……”然而又叫不出口,只好折中叫了声,“喻文州!”

       对方被他叫停了回转过身,带了点疑惑的神色看他。其实不怪喻文州,谁让他以前老是叫人家吊车尾的,在“当众被教育”事件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更加僵硬,虽然喻文州还是那样不动于山,僵持都是他自己单方面在较劲。

       “下午的团队赛演练,我们一个组吧。”他听到自己这么说。

        喻文州有些惊讶,点头应了声“好”。

 

       当黄少天说要跟喻文州的团战队友说换组的时候,训练营的所有学员都是懵逼的。他们组队练配合基本上已经是固定,这样心血来潮的突然调换若不是黄少天有十足把握无论加入怎样的队伍都可以取胜,就是他想到了什么招儿给前些日子对他说教了的喻文州好看。然而他们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从刚进训练营就被当作未来的王牌来培养的黄少天,确实是队伍最关键的胜负手。

       “黄少啊!”最急的当然是他本来的队友,跑上来拉住他,“你真的要和……一队啊?”

       黄少天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又笑道,“是啊是啊,你们该不是怕了吧怕了吧?没有我就没信心赢对面了吗?还是不相信我的实力啊?你们要说是的话以后就没机会组队了啊,我曾经的队友可不能这么没有自信还怀疑我的实力……”对方看他一说下去要没个完,立马打断,笑着肘击他一下,“黄少你才是,不要输得太难看啊?”

       喻文州还是安安静静地坐在训练室最右一角,看着前两天结束的那场比赛的录像,没管他们那边是不是吵闹了一番自己的队友有没有受宠若惊地拥上去,提笔又写了几个字后,合上了那本他用来记战术的笔记本。

       谁知黄少天坐到他边上刷卡上机,又说出了今天第二句让他吃惊的话,“待会儿的团队战,你指挥?”

        “……什么?”喻文州有些愕然地看过去,“我来指挥?”

        “嗯。”喻文州试图从黄少天脸上找出嘲弄或者是想看好戏的表情,但是他看到的是对方一脸的认真。一想黄少天也不是那么无聊的人,即便是私下有天大的矛盾,也不会用荣耀来开玩笑。虽然不知道黄少天是为什么突如其来的对他的战术素养迷之另眼相看,喻文州自是不会放过这样证明自己的机会。

       黄少天见对方没有回应,又开口,“你可别说你胜任不了啊,我知道你对每个人的战斗风格和方式都有过研究。”这下喻文州是真的惊讶了,但面上也没表露出什么,点头应了。

       载入的地图是暗黑密林。

       角色刷新出来没多久夜雨声烦就不知道隐到了哪个地方,剩余的三人把牧师护在后边,迂回着向对方的刷新点进发。

       对方也不是第一次跟喻文州这一队交手,通常来说作为首发的喻文州在场上最经常的作用就是在己队强攻对方牧师时,为他们队的牧师挡下攻击,为牧师争取时间,等候队友的支援。他的短板也极其明显,就是一旦被贴身攻击,就会因为跟不上而导致乱了节奏。

       他们有注意到喻文州偶尔会换不同职业的账号卡,起初还有认真防备应对过,后来就慢慢也不放在眼里了——毕竟喻文州的弱点太突出,换职业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

       公共频道突然跳出夜雨声烦的一句话:喂,你们的治疗被我锁定了。

       黄少天的垃圾话对方不是没领教过,然而之前曾经因为他这么一招似是而非吃过亏,所以又不敢完全置之不理。于是立马调整阵型,把牧师护在中心位置,向右侧绕行。

       忽有剑气从左侧掠至,正对着的盗贼闻声转向,却碍于身后是己方治疗,只得硬吃了这一招,幸而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招。

       黄少天一击得手并不恋战立马走位,没一会儿就不知道又隐到了哪里。

       有手雷忽然从前方丢来,对方队伍连忙散开闪避,治疗却忽地向前飞去。

       是气功师的捉云手。精准得好像是算好了他们的每一步,好整以暇地等着他们撞入埋伏。

 

       这局结束得很快,对方还处在摸不清头脑的时候就被一波带走了治疗,然后试图集火喻文州和治疗企图拉回优势时,又被突然杀至的黄少天打了个措手不及,在喻文州和其他对手的策应下,败得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

       “荣耀”的字样跳出来的时候黄少天摘了耳机转过来,带着笑,眉眼都亮起来。喻文州也转头看他。

       他想对喻文州说些什么,口袋里荣耀神使给扎的手表却开始震动起来,然后就是一抹刺眼的白光充盈了他整个视野,他不由闭上了双眼。

 

 

 TBC

感谢这位陪一直被脑洞卡住的我叨逼逼的大兄弟,爱你,笔芯 @仟非映乱 

评论(10)
热度(101)